漢族祖源試說

出版时间:2001-12-01   出版时间:浙江大學出版社   作者:邵靖宇   页数:206  
封面图片

漢族祖源試說
前言

  邵靖宇同志的新著(漢族祖源試說>就要出版了,來信要我給寫個序言。老同學之請不可辭。盡管對他研究的領域我很少涉獵,我還是很願意為他和他的書寫幾句門外的話。  先說這部書。這是部奇書。奇在哪里?奇在它立足于分子生物學這門科學的最新成果,而又在大範圍內展開跨學科的研究和探索。討論的問題包括生物的起源、人類的起源、漢族的起源、漢族的遷徙和漢語的變遷,涉及的學科包括生物學、民族學、語言學、歷史學和考古學。他介紹了憑借線粒體DNA研究而建立起來的“夏娃假說”和與它迥異而注重形態研究的“區域進化假說”的結論,但他並不完全摒棄後者,而是另立新的假說(或者說發展夏娃假說),以便把二者接合起來。他的又一個新的假說,就是漢族來自我國西南,由于北遷而形成後來的分布。這也不同于傳統的來自黃河流域的說法。他的根據,是對漢語在語系劃分中地位的分析,以及對漢文化中一組遺跡的考察。我不知道門內人士對他這些假說作何評論,從我這個門外漢來看,是頗有說服力和開創性的。19世紀晚期有位哲人說過︰在不同學科的邊緣,最有希望得到新的研究成果。20世紀初期又有一位哲人說過︰自然科學奔向社會科學正形成為一股潮流。面向21世紀,許多識者都斷言︰學科間的滲透和交叉將是新世紀科學發展的主流。邵靖宇同志這種大範圍的跨學科的研究,不就是屬于這個潮流和主流嗎?現在人們都重視創新。創新沒有固定模式。創新不一定屬于跨學科研究。但是,大範圍的跨學科研究肯定有利于創新,這應該是沒有疑義的。  再說同學情。五十年前,我和邵靖宇同屬清華大學化學系1952級。如期畢業的1952級和提前一年于1952年畢業的1953級,是有特殊意義的年級︰老清華畢業的最後的年級。在那以後,  實施了院系大調整,老清華不再存在了。調整後的清華大學,保存和擴大了老清華工學院的一部分科系,成為一個工業大學。而老清華,卻是一個文法理工農各科齊全的綜合大學。我們是化學系的學生,卻選讀了物理系錢三強教授的普通物理課,歷史系孫毓棠教授的中國通史課,中文系朱德熙教授的大一國文課,這些是全系同學都選的。我自己還選讀過經濟系千家駒教授的資本論課,俄羅斯教師吉利洛夫在歷史系開的甦聯史課和在外文系開的俄語課。這對我們有什麼好處?我也說不清楚。眼界寬闊一些,興趣廣泛一些,不那麼受狹窄專業的局限,應該說是明顯的吧。我們入學時校長還是梅貽琦。梅校長說過一句話︰“夫大學為最高學府,包羅萬象,要當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豈可刻板文章,勒令以同。”恐怕還是有道理的。在這里我不準備全面評價那次院系調整的得失,那樣做自有那時的歷史需要和歷史貢獻。現在新的院系調整已經進行,清華大學正恢復為一個多學科的綜合大學。這當然不是簡單的恢復老清華,歷史條件畢竟有了很大的不同(學校規模的巨大就是不同的條件之一),但是從老清華的好傳統中總是可以汲取一些教益的。  我不敢說邵靖宇的這部大範圍跨學科新著得益于老清華的“包羅萬象”的學習環境,但是我想,他對于在校時感受到的寬闊的眼界,廣泛的興趣,不那麼受狹窄專業的局限,會同我一樣有著美好的回憶吧。  2001年9月18日于北京醫院10樓病房
内容概要

人類的發源地現已證實只有一處,在非洲東部。人類屬一個物種。人科動物從南方古猿算起已有近800萬年的歷史,當年漫游的元謀直立人在約170萬年前已經達到了我國的雲南,但線粒體DNA分析顯示現代東亞人類的祖先應該是晚期智人。 漢族今天能成為幾乎佔了全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世界第一大民族,這與在歷史上優秀的漢文化曾影響了生活在同一環境的其他兄弟民族甚至包括外來的民族,最後他們都接受了漢文化,今天成為中華民族的一員有關。今天漢人的祖源實際上是多來源融合的,但最早說原始漢語的漢祖起著主導作用,他們是來自西南邊陲的。本書討論了漢語與漢字之間的契合關系和漢字能存在近五千年的原因以及在維系民族團結方面的重要作用。
书籍目录

問題的由來人種、語系與民族關于人類的起源關于漢藏語系漢族祖先從西南出發的外遷古代史中與北方民族有關的大事與漢文化有聯系的新石器時代文化反映漢祖來自南方的線索漢語與漢字結束語參考文獻

章节摘录

  四、原始人类向世界各地的扩散  今天在非洲以外发现的最古老的人类化石已都是属于进化到了直立人阶段的古人类。如在我国云南元谋出土的,定名为元谋直立人(Homo erectus yuanmounensis)的两粒上中门齿化石,利用古地磁断代为距今约170万年,这可能是至今在非洲以外发现的最古老的古人类化石之一(注:齿的结构物质与骨同样是羟磷灰石,但比骨骼致密得多,这是齿能保存得更久远的原因)。比元谋人晚一点的是蓝田直立人(H.erectus lantianensis),年代大约距今110万年前。在我国最早发现的直立人即“北京猿人”(H.erectus vekinen.sis),早年所作年代测定为70万一23万年前,范围较宽,后来又确定为37.5万年。1976年小利基(Richard Leakey)在肯尼亚图尔卡纳发掘得一具直立人头骨,形状与北京直立人几乎没有差别,用氩一钾法测定年代为150万年前。据此小利基对以前报道的北京直立人的年代提出质疑。也许直立人来到东亚都在100万年以前。那时正是他们独领风骚的年代,他们是当年的万物之灵。他们已进化到有足够的智力御寒、克服一路的艰险,并能走出非洲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迁徙的动机很可能是采集食物和追捕猎物的漫游生活,它原就不受地方限制以及出于好奇和探索的本能。但它们又为什么一直朝着东方来?不好解释。也可能是智力达到某一程度时有某种意念的表现,譬如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与现代人类的登月和想上火星去的活动性质也许也有某种类似。至于他们是如何到达东亚的,当然是从陆路走过来的。他们应该经过非洲与亚洲的连接部,今天的苏伊士运河地区和西奈半岛到达两河流域,然后向东经过今天的伊朗、阿富汗、印度次大陆到达东亚。至于陕西的蓝田直立人和北京直立人是否是元谋直立人的后代,毫无实据可言。直立人的后代是否曾经混血进人黄色人种的父方,这个问题学问大了,现在还没有实际证据,这里只好暂且不论。  到达东南亚成为爪哇直立人的一支,当年大概也是经来到中国的直立人所走的大致相同的路线从非洲来到东方的。不过他们可能是经过泰国南下到达马来半岛的最南端渡过海峡来到爪哇的。比直立人稍晚的海德堡人进入了欧洲。美洲没有发现过直立人的遗迹。人类进入美洲应已是晚期智人以后的事,首先进入美洲的人类应是黄色人种。  10多万年前从非洲出走分散到世界各地的晚期智人,他们也来到中国,他们可能仍走的是上述这条路线,他们可能在到达西亚两河流域地区后,从这里分道扬镳,一些来到亚洲,有一路去了欧洲,另有一路从此北上到了北方。当时的智人应该已可能有能力在海上漂流,不能排除他们从海上漂流到达缅甸沿海的可能,甚至不能排除他们从海上(或部分从海上)漂流到东南亚岛屿和澳大利亚的可能。  人类起源是单一来源的还是多源的问题应说是已经解决了,现在知道人类是单一起源于非洲的。所谓多源说应还有两种不同的概念:一种是如吕振羽先生所相信的那样世界各地的高级猿类都可以进化为人类,即人类不属一种生物学上的物种。另一种是现在有些古人类学家所持有的,承认人类起源于非洲南猿的进化,承认南猿是人类共同的祖先,人类属一个物种,但不承认世界人类都是10多万年前从非洲的晚期智人进化来的。本文作者相信只要把当年的事实弄清,分歧是可以统一的。除了mtDNA分析,分子生物学还可以做些其他方面的指标的检测,问题会明朗化的。  五、对早期人类生活状况的推测  对早期人科动物的实际生活情况,从东非大峡谷的地面发掘所见只能推测到很小的一部分。只知道他们是群居的,靠捕捉和采集获得食物,很早就会打制石器并且会利用天然火;由于非洲气候炎热,原始人类只能都是赤身裸体的。但对于他们的家庭和婚姻就只能凭推测而无实据。借助于古德尔(Jane Goodal)和西田(Toshisada Nishida)在坦桑尼亚坚持了10多年的对黑猩猩的生态观察,由加野(Takayoshi Kano)率领的京都大学研究小组在刚果河的对岸对倭黑猩猩20多年的生态观察,以及有关大猩猩的生态资料,可对人类祖先南猿和早期直立人的生态作一些猜测。当然,南猿和直立人是地栖的,这点和黑猩猩等有所区别。  黑猩猩的婚配方式是当一个群中的一只幼龄雄性个体长大到发育年龄时,他会离群出走而进入别的群中,甚至会进入平时敌对的群中,而被收留。以后与这个群中“待字闺中”的雌性黑猩猩婚配。这有点像人类社会中的“入赘”,从这层意思讲黑猩猩的社会相当于母系社会,但黑猩猩的一个群由一头有威望的雄性带领。而倭黑猩猩的情况恰好相反,一个群中的幼龄雌性个体长大到青春期会离群出走(与人类社会中少男少女青春期的心态不稳定是否颇为相似?)而进入别的群中,与这个群中的青年雄性婚配,颇像人类社会的“出嫁”。如此说来,倭黑猩猩的社会类似于父系社会,媳妇都是外来的。大猩猩则实行一夫多妻制,一个群中的幼年大猩猩全是领头的雄性的子女,以后子女大了都各走各的。回避血缘间的性关系(包括父母与子女间的和亲兄弟姊妹间的)在灵长类动物的行为中已可很明显地见到这种本能,这一重要的对高级灵长类的生态观察结果应对人类如何认识自己的祖先有指导意义。人类的情况,从南猿进化为直立人分散到各地去,他们的婚配关系如何不得而知。但从晚期智人以来的十多万年,人类可能存在多种婚姻形式,有出嫁的也有入赘的,有一夫一妻的也有一夫多妻的,或一妻多夫的。大概人类从一开始就是实行的族外婚。也还有所谓群婚的,即一个部落的男子都是另一个部落的女子的丈夫,这也属族外婚。群婚的遗迹今天在我国某些少数民族中仍能见到(见《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卷》)。从灵长类的本能来推测,或许人类社会自古以来不会经历过一个想像中的血缘间乱交的“蒙昧时期”。19世纪美国民族学家摩尔根(L H Morgen)根据他当年在夏  威夷群岛和马来亚见到的群婚残余推论人类早期有过“血缘家庭”的存在,即认为人类历史上曾存在过父母和亲生儿女乱交组成的家庭的过程,但他明确地表示并未见到实物。摩尔根不愧为忠实的科学家,他明确没有见到实物。当年他当然还不可能知道近代的研究表明灵长类动物具有回避血缘内婚配的本能,人类是灵长类中最高级的,应该更不会例外。就以群婚而言,其实群婚仍是直系亲属以外的婚姻,无非在婚配的群体中男方都是丈夫而女方都是妻子。群婚实际上也是一种族外婚,谈不上血缘杂交。但人类社会中偶尔发生的乱伦现象却又是实际存在的,譬如父辈与媳妇有染在旧中国,尤其在盛行养童养媳的年代还是常听说的丑闻,但(儿)媳妇毕竟是从餐面娶来的,不是新生的女儿。而奸污亲生女儿的犯罪行为也偶有所闻,那些做父亲的被人视为是失去人性的禽兽,但也可能是属变态心理的精神异常。我国古代神话中槃瓠(盘古)生六男六女自相为夫妻而产生人类后裔,成为人类始祖,也只不过是一种神话的臆想罢了。  ……

评论、阅读与下载



漢族祖源試說下載



相关评论与评分
  •     這本薄薄的小書或許注意的人不是很多,但我讀過之後卻非常喜歡,真的很希望有更多的人閱讀它。作者堅信現代人類源自15萬年前的東非,在以後的漫長歲月里逐漸從非洲走遍全球。進而認為原始操漢語的族群來自西南,以後逐漸深入內地,並與中國其他各民族融合成為今天的漢族。作者的觀點盡管新穎獨特,但並不給人以簡單的異想天開的推測,而是細致嚴謹地運用現代基因學、語言學、民族學、考古學,結合古代文獻和各地現存文化現象等諸多方面的材料細致嚴謹科學地加以論述,這是非常令我欽佩的。不管他的觀點是否正確(也許永遠也不知道是否正確),但我覺得這是作學問的態度。
  •     本書包含了一些分子人類學的一些材料和觀點,所以才買的
  •     寫的還是不錯的,有一定的啟發作用
  •     見解很獨特,值得一讀。
  •     漢族的起源,這是歷史爭論很大的一件事情,如果說東非猿人是世界人類的祖先的話,我想這只能說是差強人意,隨著科學的不斷進步,相信終究有一天人類會探究到自身的起源,漢族真正的祖先也會浮出水面,拭目以待。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資源網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