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吾大全集

出版时间:2012-10   出版时间:新世界出版社   作者:李宗吾   页数:432  
封面图片

李宗吾大全集
前言

  代序一:蜀中楚狂人——南怀瑾  李宗吾的厚黑学,听说现在还很畅销,台湾、香港、大陆,很多人都喜欢看。但是,现在的读者可能不大了解书的历史背景,了解李宗吾的人恐怕就更少了。李宗吾是四川人,自称厚黑教主。所谓厚黑,脸厚皮黑也。我同李宗吾还有一段因缘,在我的印象里,李宗吾一点也不厚黑,可以说还很厚道。  我同李宗吾认识大约在抗战前期,具体日子记不起来了。那时,我在成都。成都是四川的首府,不象香港这样的大城市,生活节奏那么快。在我的印象里,大家都很悠闲,到现在,我对成都还很怀念。  我从浙江辗转来到成都,才二十出头。我们这些外省人被称为下江人或足底人。那时我一心想求仙学道,一心想学得飞剑功夫去打日本人。所以,我经常拜访有名的、有学问的、有武功的人。  那时成都有一个少成公园,里面有茶座、有棋室。泡上一壶茶,坐半天一天都可以,走的时候再付钱。中间有事离开一下,只要把茶杯盖反过来放,茶博士就不会把他收掉。没有钱的不喝茶也可以,茶博士问你喝什么,你说喝玻璃,就会送来一玻璃杯的开水。这种农业社会的风气现在大概不会再有了。  少成公园是成都名人贤士、遗老遗少聚会的地方,经常可以看到穿长袍、着布鞋的,各种各样古怪的人。这些正是我要找的人,所以,我就成了少成公园的常客。在这些人面前,我还是个孩子。我穿一身中山装,又是浙江人,蒋介石的同乡,开始时,他们当中有的人对我有点怀疑,这个家伙可能是蒋老头子派来的。慢慢地,他们了解了,我只是想求学问道,也就不怀疑了,好几个人还成了我的忘年交。  有一天,我正在少成公园里同几个前辈朋友喝茶下棋。这时,进来一个人,高高的个子,背稍稍有点驼,戴一顶毡帽,面相很特别,象一个古代人。别人见他进来,都向他点头,或打招呼。我就问梁老先生这位是谁,梁老先生就说,这个人你都不知道他就是厚黑教主李宗吾,在四川很有名的。梁先生就向我讲起李宗吾的故事。我说我很想结识,请先生引荐。梁先生就把我带过去,向李宗吾介绍,这位南某人是足底人,是我的忘年交。我赶紧说:久仰先生大名。其实我是刚刚听到他的名字,这种江湖上的客套总是要的。  于是,厚黑教主请我们一起坐下喝茶聊天。所谓聊天就是听这位厚黑教主在那里议论时事,针砭时弊,讲抗日战争,骂四川的军阀,他骂这些人都不是东西。这是我第一次结识厚黑教主,后来,在少成公园的茶馆里常常能见到他。  有一次,厚黑教主对我说:我看你这个人有英雄主义,将来是会有所作为的。不过,我想教你一个办法,可以更快地当上英雄。要想成功、成名,就要骂人,我就是骂人骂出名的。你不用骂别人,你就骂我,骂我李宗吾混蛋该死,你就会成功。不过,你的额头上要贴一张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之位的纸条,你的心理要供奉我厚黑教主李宗吾的牌位。我没有照他这个办法办,所以没有成名。  有一次,我就对他讲,老师,你就不要再讲厚黑学了,不要再骂人了,他说,不是我随便骂人,每个人都是脸厚皮黑,我只不过是把假面具揭下来。我说;听说中央都注意你了,有人要抓你呢。他说,兄弟,这个你就不懂了,爱因斯坦与我同庚,他发明了相对论,现在是世界闻名的科学家,而我在四川、在成都都还没有成大名,我希望他们抓我,我一坐牢,就世界闻名了。  李宗吾后来没有被抓,也没有世界闻名,他曾经对我说:我的运气不好,不象蔡元培、梁启超那样,不过,他的厚黑学流传了半个多世纪,还有那么多的人喜欢读,恐怕是他自己没有预料到的。他那个厚黑教主完全是自封的,他也没有一个教会组织,也没有一个教徒,孤家寡人一个,当年,他的书很多人喜欢读,但许多人不敢和他来往,怕沾上边,我不怕,一直同他来往。  过了一两年,我的一个朋友,在杭州认识的和尚去世了,他死在自流井,就是现在的自贡。我欠他的情,自流井一定要去一趟,我的好朋友钱吉,也是个和尚,陪我去。我们走了八天,从成都到自流井,找到了那个朋友的墓,烧了香,磕了头。从自流井到成都,还要八天,我们身上的盘缠快没有了,正在发愁,我突然想起:厚黑教主李宗吾的老家就在这里,李宗吾是个名人,他家的地址一打听就打听到了。他家的房子挺大,大门洞开。过去农村都是这样,大门从早上打开,一直到晚上才关门,不象现在的香港,门都要关得严严的。我们在门口一喊他,里面迎出来的正是厚黑教主,他一看见我,很高兴,问:你怎么来了,我说我来看一个死人朋友。他误解了,以为我在打趣他,说:我还没有死啊!我赶紧解释。他看我们那个狼狈相,马上安排做饭招待我们。现杀的鸡、从鱼塘捞出来的活鱼、现成的蔬菜,吃了一顿正宗的川菜。酒足饭饱之后,我就开口向他借钱,我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回成都没有盘缠了,他说:缺多少?我说:十块钱。他站起来就到里屋拿出一包现大洋递给我,我一掂,不止十块,问他多少,他说二十块。我说他多了,他说拿去吧,我说不知什么时候能还,他说先用了再说,从我借钱这件小事来看,厚黑教主的为人道德,一点儿也不厚黑,甚至是很诚恳、很厚道的。  饭后聊天的时候,他突然提出来叫我不要回成都了,留下来,我说留下来干什么,他说:你不是喜欢武功吗?你就在这里学,这里有一个赵家坳,赵家坳有一个赵四太爷,武功很是了不起。他接着向我介绍赵四太爷的情况,赵四太爷从小就是个瘸子,但是功夫很好,尤其是轻功,他穿一双新的布底鞋,在雪地里走上一里多路的来回,鞋底上不会沾上一点污泥。他教了一个徒弟,功夫也很好,但这个徒弟学了功夫不做好事,而干起采花的勾当,就是夜里翻墙入室,强奸民女。赵四太爷一气之下,把这个徒弟的功夫废了,从此不再授徒传艺。厚黑教主觉得赵四太爷的功夫传不下来,太可惜了,就竭力鼓励我留下来跟他学。我说他都停止收徒了,我怎么能拜他为师,他说你不一样,因为你是浙江人,赵四太爷的功夫就是跟一对浙江来的夫妇学的,我推荐你去,他一定会接受。他说:跟赵四太爷学三年,学一身武功,将来当个侠客也不错。他还提出,这三年的学费由他承担。我看他一片诚意,不好当面拒绝。学武功挺有吸引力,只是三年的时间太长了,我说容我再考虑考虑。当晚,我和钱吉回客栈过夜。第二天一早,李宗吾来到客栈,还是劝我留下来学武功,我最后还是拒绝了,他直觉得遗憾,说“可惜,可惜。”我又回到了成都。  不久,我到峨嵋闭关三年,同外界断绝了联系,对外面的世事沧桑都不了解。只有从山下挑米回来的小和尚,偶尔带来一点新闻。和尚是方外之人,对抗战不是太关心,所以听不到这些方面的消息。有一天,小和尚回来说:厚黑教主李宗吾去世了,我听了心里很难过,我借他的二十块现大洋也没法还了,我就每天给他念金刚经,超度他……  后来听说他死的时候很安详,也算寿终正寝了。  代序二:赤诚相见之独尊——林语堂  近人有个李宗吾,四川富顺自流井地方人,看穿世态,明察现实,先后发布“厚黑学”“厚黑经”“厚黑传习录”。着书立说,其言最为诙诡,其意最为沉痛。千古大奸大诈之徒,为鬼为蜮者,在李宗吾笔下烛破其隐。  世间学说,每每误人,惟有李宗吾铁论“厚黑学”不会误人。知己而又知彼,既知病情,又知药方,西洋镜一经拆穿,则牛渚燃犀,百怪毕现,受厚黑之牺牲者必少,实行厚黑者,无便宜可占,大诈大奸,亦无施其技矣。于是乎人与人之间,只得“赤诚相见”,英雄豪杰,攘夺争霸,机诈巧骗,天下攘攘,亦可休矣。亚李之厚黑学,有益于世道人心,岂浅鲜哉。读过中外古今书籍,而没有读过李宗吾“厚黑学”者,实人生憾事也。此时此境,我论此“学”,作此文,岂徒然耶?  李氏着述厚黑学,限于篇幅,择其最精警扼要处,介述于下:  上古时代,人民浑浑噩噩,无所谓厚,无所谓黑,天真烂漫,从来人民知识渐开,机变百出,黑如曹操,厚如刘备之流,应运而生……  三国英雄,首推曹操心子黑,他杀吕伯奢、杀孔融、杀杨修、又杀皇后皇子,杀……“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心子之黑,空前未有,有黑如煤炭的心子,称为一世之雄!  刘备脸皮厚,他依曹操、依吕布、依刘表、依孙权、依袁绍,东窜西走,寄人篱下,恬不知耻,且生平善哭,遇到不能解决之事,对人痛哭一场。俗云:“刘备的江山,是哭出来的。”他和曹操,一个心子最黑,一个脸皮最厚,你无奈我何,我无奈你何,所以曹操说:“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  此外有个孙权,他和刘备同盟,且是郎舅之亲,忽然袭取荆州,把关羽杀了,无奈心子黑不到底,跟着向蜀请和。他与曹操比肩称雄,抗不相下,忽然又在曹丕驾下称臣,皮厚又有如刘备。但厚不到底,随着与魏绝交。  孙权黑不如操,厚不如备,但黑厚俱有,也是个英雄。他们三个人,把各人的本事施展出来,你不能征服我,我不能征服你,就把天下分而为三。  后来,曹仁、刘备、孙权相继死去,司马氏父子乘时崛起,他是受了曹刘诸人的陶铸,集厚黑学之大成,欺他寡妇孤儿,心子也黑,能受巾帼之辱,脸皮厚极。天下乃归司马氏矣!  再如汉的项羽,拔山盖世之雄,喑鸣叱咤,而竟身死东城。韩信谓其“妇人之仁,匹夫之勇。”“妇人之仁”是心有所不忍,心子不黑;“匹夫之勇”,最受不得气,脸皮不厚。鸿门之宴,项羽和刘邦同坐一席,项羽已经把剑取出来了,只要在刘邦的颈上一割,“太祖高皇席”的招牌马上可以挂出,他偏偏徘徊不忍,竟被刘邦逃走。垓下之败,如果渡过乌江,卷土重来,尚不知“鹿死谁手”,他偏偏说:“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念我,我有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德乎?”又说:“此天亡我,非战之罪。”  又拿刘邦本事研究,《史记》载项王问汉王曰:“天下匈匈数岁,徒以吾两人耳,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汉王笑谢曰:“吾宁斗智不斗力。”还有自己的父亲,身在俎下,他要分一杯羹;亲生儿女,孝惠鲁元,楚兵追至,他能推他下车;后来又杀韩信,杀彭越。“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刘邦的心子,岂是“妇人之仁,匹夫之勇”的项羽所能梦见!太史公着《本纪》,只说刘邦隆准龙颜,说项羽是重瞳子,独于两人面皮厚薄,心子的黑浅,未有提及。  刘邦天资高(?)、学历深(?),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五伦打破;礼义廉耻,扫除净尽,所以能够平荡群雄,统一海内,厚黑无比!  韩信脸皮最厚,人人知道的韩信胯下之辱,能够忍受。惟“黑”字欠工夫,终至“身首异处”。  统而言之,一部廿四史,“厚黑而已”。李宗吾曰:“厚黑之人,能得千乘之国;苟不厚黑,简食豆羹不可得。”又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厚黑也者,其为人之本欤?”  李宗吾尚述及厚黑传习录:“求官六字真言”、“办事二妙法”等,另着《心理与力学》一书,在此姑不多述。  李氏于一九四二年冬抗战时期,死于成都。抗战时期,李氏着作,风行西南,人手一册大家细妙阅读,咸谓意味无穷,全面妙言快语云。  李氏死了。要知李氏发布“厚黑学”,是积极的,并非消极的。不是只嬉笑怒骂而已,对社会人心,实有“建设性”。旨在“烛破奸诈”,引人入正,他在“厚黑学”自序里有言:  “……最初民风浑朴,不厚不黑,忽有一人又厚又黑,众人必为所制,而独占优势。众人见了,争相仿效,大家都是又厚又黑,你不能制我,我不能制你,独有一人,不厚不黑,则此人必为街人所信仰,而独占优胜。譬如商场,最初商人,尽是货真价实,忽有一卖假货者,掺杂其间,此人必大赚其钱。大家争仿效,全市都是假货,独有一家货真价实(认清口标),则购者云集,始终不衰、不败……”  世乱正殷,“英雄豪杰”满天下,出卖灵魂,认贼作父,表面糊上一层仁义道德,爱国救民,动人听闻,一究其实,心之黑,脸之厚,较三国时曹操、刘备、孙权,尤有过之。正义沦亡,是非不辨,无法无天以枪杆武器作后盾,大行其厚黑之道。小焉者,只图自己衣食,乃为人工具,为人傀儡,摇旗呐喊,人云亦云,厚颜事人,跟了人家亦步亦趋,帮凶与帮闲,不是黑便是厚,天下扰乱,国乱民困,厚黑猖獗。  李宗吾(别署“独尊”、“蜀酋”)厚黑学之发布,已有三十多年,厚黑学一名词人多知之,试对人曰:“汝习厚黑学乎”,其人必勃然大怒,认为……此即李宗吾发布厚黑学之精髓处,收效如何?不言可知!大哉孔子!三代上有圣人,三代下圣人绝了种,怪事也!然则近代之新圣人,其唯发布厚黑学之李宗吾乎!(拍桌)  代序三:狂狷嘲世一教主——许倬云  李宗吾一生,大多数人只知道他是“厚黑教主”,以为他提倡做人要“面厚心黑”,却也有人深知“厚黑学”里寓针砭于嘲讽人类社会,不论在哪一文化体系,其实都有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圣哲们为我们界定了善恶是非的意义,盼望人间有规范约束。实际的情形,人类还是不脱自私自利的兽性,大多数人不会掩饰,遂以愚陋卑鄙见之于言行,倒也不脱原形。与此等人相处,一见即有戒心,是以此等人,正如路旁的污泥,避之则吉,不成大患;另有一些人,貌忠信而居心险恶,则是道路上的陷坑,防不胜防。李宗吾所谓“厚黑”之人,即是此辈,李宗吾的厚黑学理论,发之于二十世纪的前半段。那时的中国,文化已在崩溃之时,本已腐烂,更何况西方文化的强势侵入。一百多年来,中国在救亡与寻找新方向的双重压力下,各种价值观纷至沓来,令人迷惘。这是一个礼坏乐崩的局面。不少人混水摸鱼,居然可以腾达得意,他们看上去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其实是借了黑森林掩藏豺狼虎豹的真面目,吞噬攫夺。李宗吾的厚黑学,则是燃犀烛隐,揭了黑森林中的勾当而已。  独狷之士,自从楚狂接舆以来,何时无之?只是在文化交替时,世间没有了规范约束,更多狂生狷士。李宗吾居狂狷之间,狂不足以挑战,狷不足以自隐,于是嘲世,洁身有所不为。蒋介石禁他的着作,他还居然能老死牅下,若晚生数十年,抑或多活数十年,恐怕是狂者不能不殉身,狷者也难余生了!  李宗吾常以三国人物比喻“厚黑”,为此想起击鼓骂曹的祢衡,及不能全身而退的孔融。今日之世,他们也都不能有存活的机会!  李宗吾在厚黑学之外,还有学术思考及改革理想,对于荀孟之间,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之间,社会进化论与无政府主义之间……种种矛盾之处,李宗吾均有其调和的构想。若从辩证论的角度入手,李宗吾的阐释,仍颇多可以发挥的空间。可惜世人只记得他的厚黑学,却未在这一方面多加注意。于是,李宗吾终于被他同时代的人忽略,也更为后人遗忘了!  编者序:集李宗吾之大成,习厚黑学之精华  20世纪初的中国,时势动荡不安,社会风云变幻;西学东渐,东西文化激烈碰撞,人们的思想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对自古以来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章道德产生了新的认识。以五四新文化运动为标志,一大批仁人志士行走在时代洪流的前列,为国奔走纡难,为民代言请命,直陈时砭,革新救国。这一时期涌现了大批的文化名人和思想大师,例如:鲁迅、胡适、林语堂等,他们用煌煌巨着,在中国文化和思想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文化运动背后,在这批文化巨匠背后,站立着一位特立独行的文化怪杰,他就是因写了一本揭穿历史骗局谎言、直批人性弱点的《厚黑学》而令世人对他刮目相看的李宗吾。  李宗吾为人正直,为政清廉,几十年间目睹人间冷暖,看透宦海浮沉,积郁于心,愤而着书,呕心沥血数载,写成《厚黑学》一书。此书一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赞同者有之,责骂者有之,不置可否者有之,总之是非议多于美誉,批评多于欣赏,《厚黑学》一度被置于中国文化的冷宫,历史时光的暗角中,遥离于大众的视线之外,而李宗吾本人也因此招致了世人的责难,蒙受了无尽的冤屈。随着时代的发展,《厚黑学》的思想价值和社会意义逐渐显露出来,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对其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和探讨,认为在中国文化和思想史上具有不可替代和超越性。1934年,《厚黑学》单行本在四川和北京同时出版,成为当时的畅销书。李宗吾因开创“厚黑学派”的一家之言,被人们称为“厚黑教主”,誉为“影响中国文化的十大奇才怪杰”之一。  在《厚黑学》中,李宗吾以惊世骇俗之笔,史无前例地以“厚黑”角度分析了中国历史上帝王将相、社会名流、英雄豪杰等所谓“成功者”的成功秘诀,一针见血、直言不讳地指出古今成大事者无外乎“面厚心黑”而已,剥开了英雄人物、道德人士的真面目。李宗吾这样说道:“我自读书识字以来,就想成为英雄豪杰,求之四书五经,茫无所得;求之诸子百家,与夫廿四史,仍无所得,以为古之为英雄豪杰者,必有不传之秘,不过吾人生性愚鲁,寻他不出罢了。穷索冥搜,忘寝废食,如是者有年,一日偶然想起三国,想起三国时几个人物,不觉恍然大悟曰:“得之矣,得之矣,古之为英雄豪杰者,不过面厚心黑而已。”在书中,李宗吾论人性、论经济、论政治、论国际局势、论学术、论生活,层层深入,步步推进,大胆地指出历代的君王,所有的圣人无不与厚黑相关,只是蒙上了一件“仁义道德”的外衣而已。作者目光独到,见解脱俗,言辞犀利,有理有据,尤其是以敏锐的洞察力看透了封建社会的官场、政治和社会人情并给予无情批判,开启了国民性反思的思辨之路。  李宗吾强调,厚黑是神秘的自然法则,是支配和影响人生成功的要诀。只要大原则正确,要战胜对方,就必须智勇双全,脸要彻底地厚,心要彻底地黑,这样方能成大事。达到厚黑境界的奥秘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因为厚黑是你的自然状态,你只是要挖掘已经拥有的东西而已。在这里,厚黑学绝对不是低级庸俗的“厚脸”与“黑心”,“厚黑学”是没有任何贬义的处事哲学。  在李宗吾看来,人生就是战场,处世就是战斗,战斗必有权谋。可以说,每个人每时每刻都站在自己的战斗序列中,每一件事都处在明争暗斗之中,稍一疏忽便会被人挤倒。在这种险恶的竞争环境中,只有抛开道德规范的束缚,才可以发挥人生权谋的威力,这就使你具备了一种高明的处世智慧。这种智慧如同一把无形的刀子,深深隐藏在每个人的脑子里,舍之则藏,用时便会闪闪地伸出刀尖儿。政治家利用它纵横捭阖,军事家利用它运筹帷幄,生意人靠它发财致富,读书人靠它飞黄腾达……可以说,“厚黑学”是生命的智慧和规则,“厚”好像盾,是自我保护的力量;“黑”恰似矛,是自我实现和竞争的方略。  李宗吾的基本思想线索就是在研究人性中,提出了“厚颜黑心”之说,由此而产生了“心理变化,循力学公例变化”之说。这就使厚黑学有了哲理理论根据。  李宗吾论人性、论经济、论政治、论国际关系、论学术,均循此线索。他自己认为世人多注意其“厚黑学”,而对其他作品“不甚注意”,其实,了解其全部作品才能真正读懂李宗吾所要表达的。毋庸置疑的是,我们不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全然把李宗吾看成是面厚心黑的教唆犯,而只能把厚黑之学看成是反经之一种。如同不能因为吴思发现了潜规则,就把吴思当成了潜规则的贩卖者。所谓一部《红楼梦》,100个人看了,会有100个林妹妹。《华严经》说:心是工画师,能画种种物。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心理背景,都有各自的起心动念。你从李宗吾先生那里读到了“面厚心黑”,他从李宗吾先生那里读到了“面薄心白”,那都是各自的喜好、习性、心念,与李宗吾无关,也与他人无关。世尊的教导是:心如明镜,胡来胡现,汉来汉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李宗吾的着述涉及哲学、社会学、心理学、教育学,甚至畅谈物理学、经济学,凡百余万言,在经历40年代的轰动效应之后,逐渐在思想史上展露出深远的影响力和冲击波,开启了对国民性反思的思辨之路。  在华人学术领域,林语堂、梁实秋、柏杨、李敖、南怀瑾、张默生、李石锋等等学问大家对李氏思想进行了多方位的推演和研究,李宗吾在文化史尤其是思想史上具有不可替代性和僭越性。  为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和领会李宗吾的思想全貌,我们精心编撰了这本《李宗吾全集》一书。全书分十一部,包括《迂老自述》《厚黑学》《我对于圣人之怀疑》《社会问题之商榷》《厚黑丛话》《制宪与抗日》《心理与力学》《中国学术之趋势》《迂老随笔》以及宗吾论坛和宗吾他论,另外还增添了一些珍贵的补充资料,如“宗吾挽联”“宗吾年谱”等。可以说,此版《李宗吾全集》收集了李宗吾的所有专着和论文,系近年来同类书中内容最完整、资料最丰富的版本。通览全书,可以体会李宗吾先生的思想精华和写作风格。(注:为了贯彻社会主义文化的号召,原文中有些不合时宜的文字,进行了必要的删减,敬请读者朋友们谅解。)  潜心领悟,积极实践,灵活运用,一定能应对当下竞争激烈的现实环境,适应复杂多变的人际关系,在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在生活、事业的波涛中乘风破浪,顺利驶向成功的彼岸,摘取成功的果实。  编者序。  2012年1月于北京。
内容概要

  《李宗吾大全集(超值金版)》分十一部,包括《迂老自述》《厚黑學》《我對于聖人之懷疑》《社會問題之商榷》《厚黑叢話》《制憲與抗日》《心理與力學》《中國學術之趨勢》《迂老隨筆》以及宗吾論壇和宗吾他論,另外還增添了一些珍貴的補充資料,如“宗吾挽聯”“宗吾年譜”等。可以說,此版《李宗吾大全集(超值金版)》收集了李宗吾的所有專著和論文,系近年來同類書中內容最完整、資料最豐富的版本。通覽《李宗吾大全集(超值金版)》,可以體會李宗吾先生的思想精華和寫作風格。
书籍目录

《李宗吾全集》李宗吾全集代序一:蜀中楚狂人——南怀瑾代序二:赤诚相见之独尊——林语堂代序三:狂狷嘲世一教主——许倬云编者序:集李宗吾之大成,习厚黑学之精华第一部 《迂老自述》第二部 《厚黑学》自序第一章 绪论第二章 厚黑学论第三章 厚黑经第四章 厚黑传习录一、求官六字真言二、做官六字真言三、办事二妙法结论附:最初的厚黑学(古文体)第三部 《我对于圣人之怀疑》自序我对圣人之怀疑第四部 《社会问题之商榷》自序第一章 公私财产之区分第二章 (略)第三章 人性善恶之研究第四章 世界进化之轨道第五章 解决社会问题之办法第六章 各种学说之调和第五部 《厚黑丛话》自序致读者诸君第一章 厚黑史观第二章 厚黑学发明史第三章 厚黑哲理第四章 厚黑辩证法第五章 厚黑的应用第六章 厚黑学再研究第六部 《制宪与抗日》自序第一章 制宪私议第二章 抗日计划之商榷第七部 《心理与力学》自序一自序二第一章 性灵与磁电第二章 孟荀言性争点第三章 宋儒言性误点第四章 告子言性正确第五章 心理依力学规律而变化第六章 人事变化之轨道第七章 世界进化之轨道第八章 达尔文学说之修正第九章 克鲁泡特金学说之修正第十章 我国古哲学说含有力学原理第十一章 经济、政治、外交三者应采用合力主义第八部 《中国学术之趋势》自序一自序二第一章 老子与诸教之关系一、中国学术分三大时期二、老子哲学是周秦学派之总纲三、无为之意义四、“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的意义五、“绝圣弃智、绝仁弃义”之本意六、盈虚消长循环之轨道七、老子论兵法八、《史记》老庄申韩同传之原因九、老子与其他诸子十、孔子不言性与天道之原因十一、儒释道三教之同异十二、宋学是融合儒释道三家学说而成十三、宋学含老学成分最多十四、程明道死后之派别十五、学术之分合第二章 宋儒与川蜀文化一、地域与二程学派的形成二、儒门易学与川蜀文化之关系三、道教方士学派渊源于川蜀文化四、佛学禅宗对川蜀文化之影响五、二程讲道台六、孟蜀之文化七、被视为异端邪说之苏子由学说八、三教融合乃中国学术之总趋势第三章 宋儒之道统一、道统之来源二、道统之内幕三、宋儒之缺点第四章 中西文化之融合一、中西文化冲突起点二、中国学说可救印度西洋之弊三、中国学术界之特点四、圣哲之等级五、老子与西洋民主学术六、学道应走之途径第九部 《迂老随笔》第十部 宗吾杂论老子哲学我的思想系统吊打校长奇案六十晋一妙文怕老婆哲学亲访宗吾答客门第十一部 宗吾他论宗吾家世宗吾谈政治宗吾谈经济主张考试被打孔子办学记讽刺国医自创“无极拳”“姑姑筵”餐馆的食谱序孤傲寂寥李宗吾——寒爵先生谈论《厚黑学》——柏杨薄白学——张默生战天主教——张默生《中国学术之趋势》读后记——毓田崇拜李宗吾消灭厚黑徒——谈鼠客附录一:宗吾挽联附录二:宗吾年谱

章节摘录

  第一部《迂老自述》  導讀︰李宗吾還未寫完《迂老自述》,即不食物而升天,故本稿未寫完。1946年由晨鐘書局出版此稿。主要回憶他的父親對他思想的影響和他少年時代的師友。李宗吾說︰“我的奇怪思想,發源于我父。”他說,《厚黑學》、《心理與力學》等書里的觀點大都來源于他的父親。李宗吾受到父親的啟發,就經常把書和世事,兩相印證,才有自己的見解,而不再人雲亦雲。在父親的影響下逐漸形成了他“橫不依理”的叛逆性格,“任何古聖先賢,我都可任意攻擊。”  我自發明厚黑學以來,一般人呼我為教主。孟子日︰“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所以許多人都教我寫一篇“自傳”,而我卻不敢。何也?傳者傳也,謂其傳諸當世,傳諸後世也。傳不傳,听諸他人,而自己豈能認為可傳?你們的孔子,和吾家聃大公,俱是千古傳人,而自己卻述而不作。所以鄙人只寫“自述”,而不寫“自傳”。眾人即殷殷問我,我只得據實詳述,即或人不問我,我也要絮絮叨叨,向他陳述,是之謂自述。  張君默生,屢與我通信,至今尚未識面,他叫我寫“自傳”,情詞殷摯,我因寫《迂老隨筆》。把我之身世,夾雜寫于其中,已經寫了許多,寄文上海《宇宙風》登載。現在變更計劃,關于我之身世者,寫為《迂老自述》,關于厚黑學哲理者,寫入《迂老隨筆》。我之事跡,已見之《迂老隨筆》及《厚黑叢話》者,此處則從略。我生在偏僻地方,幼年受的教育,極不完全,為學不得門徑,東撞西撞,空勞心力的地方,很多很多;而精神上頗受我父的影響,所以我之奇怪思想,淵源于師友者少,淵源于我父者多。我李氏系火德公之後,由福建汀州府上杭縣,遷廣東嘉應州長樂縣(現在長樂縣改名五華縣,嘉應直隸州,改名梅縣),時則南宋建炎二年也。廣東一世祖敏公,二世祖上達公……十五世潤唐公,于雍正三年乙己,挈家人蜀,住隆昌縣蕭家橋;時年六十一矣。是為人蜀始祖,公為儒醫,卒時年八十二,葬蕭家橋,後遷葬自流井文武廟後之柳溝壩。  二世祖景華公,與其兄景榮,其弟景秀三人,手乾隆二十二年丁丑,遷居自流井,匯柴口,一對山,地名糖房灣。故我現在住家仍在匯柴口附近。  景華公死葬貢井清水塘。相傳公在貢井楊家教書,于東家業內覓得此地,東家即送與他。公自謂此地必發達,墳壩極寬,留供後人建築,墳壩現為馬路佔去,余地仍不小。  三世祖正芸公,也以教書為業,生五子,第二子和第四子是秀才,長子和第五子之子,也是秀才。第三子名 ,字文成,是我高祖,一直傳到我,才得了一個秀才,滿清皇帝,賞我一名舉人,較之他房,實有遜色。 公子孫繁衍,五世同堂,分家時,一百零二人,在匯柴口這種偏僻地方,也算一時之盛,因為只知讀書之故,家產一分再分,遂日趨貧困。   公長子永枋,為我曾祖,廣東同鄉人,在自井修一廟,日南華宮,舉永枋公為總首監修,公之弟永材,以善書名,廟成,碑文匾對,多出其手;光緒中,毀于火,遺跡無存,先人著作,除族譜上,有詩文數首外,其他一無所有。距匯柴口數里,有一小溪,日會溪橋,碑上序文,及會溪橋三大字,為永材公所書,書法趙松雪,見者皆稱佳妙,所可考者,唯此而已。自井世家,以豆芽灣陳家為第一,進士翰林,蟬聯不絕,我家先人,多在其家教書,而以永材公教得最久。我父幼年,曾從永材公讀。  自井號稱王李兩大姓,有雙牌坊李家、三多寨李家……吾宗則為一對山李家,而以雙牌坊,三多寨兩家為最盛。民國元年,族弟靜修,在商場突飛猛進,大家都驚了,說道︰“這個李靜修,是從哪里來?”陳學淵說道︰“這是一對山李家,當其發達時,還在我們豆芽壩陳家之前。”二十八年,我從成都歸家,重修族譜,先人遺事,一無所知,欲就學淵訪之,不料已死,詢之陳舉才,雲︰但聞有李永材之名,他事則不知。記得幼年時,清明節,隨父親到柳溝壩掃墓,陳星三率其子佷,衣冠濟濟,也來掃墓,其墓在潤唐公墓之下。我輩圍觀之,星三指謂其子佷日︰“此某某老師之祖墳也。”旋問族中長輩日︰“某老師是你何人?某老師是你何人?其後嗣如何?”長輩一一答之,大約是星三及其先輩受益最深之師,才殷殷若是。今已多年,對答之語,全不記憶,其所謂某老師者,除永枋公外,不知尚有何人,先人遺事淹沒,可勝嘆哉!  永枋公在匯柴口開染房,族親子弟,衣冠不整者,酒醉者,將及店門,必莊攝其容乃敢過,公見之,亦惟溫語慰問,從未以疾官遽色加人。公最善排難解紛,我父述其遺事頗多.年七十,易簧時,命家人捧水進巾,自浴其面,帽徽不正,手自整之,乃憑幾而卒。我父為枋公之孫,幼年在染房內學生意,夜間,水枋公輒談先人逸事及遺訓。我父常舉以輯我,我讀書能稍知奮勉,立身行己,尚無大過者,皆從此種訓話而來。我父嘗曰︰“教子嬰孩,教婦初來。”又曰︰“教子者以身教,不以言教。”誠名言也。  我家族譜宇輩,是“唐景正文永,山高世澤長。”“文”字輩皆單名火旁,而以‘文”宇作號名。我是‘世”字輩。我祖父樂山公,務農、種小萊賣,暇時則販油燭或草鞋,沿街賣之。公身魁梧,性樸質,上街擔糞;人與說話,立而談,擔在肩上,不放下,黠者故與久談,則左肩換右肩,右肩換左肩。公夜膳後即睡,家人就寢時即起,不復睡。熟睡時,百呼不醒,如呼盜至,則夢中驚起,公起整理明日應賣之萊,畢,則持一棍往守菜圃,其地在匯柴口,蒲家壩大路之側,賊竊他人物經過,公見即雍逐之,賊畏甚,恆繞道避之。年終,割肉十斤,黴作新年之用。公自持刀修割邊角,命祖母往摘蘿卜作湯,囑曰;“大者留以出售,小煮留俟長成,須一窩雙生,而又破裂不中售者。”祖母尋遍園中,不得一枚。及蕩熟,公自持瓢,盛入碗,復傾入鍋中,祖母詢之,則曰︰我欲分給工人及家人,苦不能遍也.數日即病卒,祖母割黴肉一方獻台前,見之即大泣,自言淚比肉多。我祖父以世家子,而窮困如是,勤苦如是,其死也,祖母深痛之,取所用扁擔藏之曰︰“後世子孫如昌達,當裹以紅綾,懸之正堂梁上。”此物咸豐庚申年毀于賊。祖母姓曾,固高山寨(距一對山數里)富家女、其父以一對山李氏,為詩禮之家,故許宇焉,歸公後,挑水擔糞,勞苦過貧家女,每歸寧,見貓犬剩余之飯,輒思己家安得此剩飯而食之。先父母屢述以誡不肖弟兄曰︰“先人一食之難,至于如此,後世子孫,毋忘也。”不肖今日,安居坐食,乖所事事,愧負先人多矣!  樂山公生我父一人,父名高仁,字靜安,先祖沒後,即歸家務農,偕我母工作,勤苦一如先祖。家漸裕,購置田地,滿四十歲,得病,延余姓醫生診之,余與我家有瓜葛親,握脈驚曰︰“李老表,你怎麼得下此病?此為勞瘁過度所致,趕急把家務放下,當如死了一般。安心靜養,否則非死不可。”我父于是把家務全交我母,一事不管。。我父生二女,長女未出閣死,次女年十余,專門侍疾,靜養三年,病愈,六十九歲乃卒。  父養病時,尋些三國演義,列國演義這類書來看,看畢無書,家有四書的講書,也尋來看,我父胞叔溫山公學問很好,一日見父問曰︰“你在家作些什麼?”答臼;“看四書的講書。”溫山公大獎之。我父很高興,益加研究。  我弟兄七人,我行六,三哥早卒,成立者六房,父命之曰︰“六謙堂。”除我外,弟兄皆務農,惟虹弟後來在匯柴口開機房,有點商性質。  我父生于道光乙未年八月,光緒乙亥年八月,滿四十。我生于己卯年正月,正是我父閉戶讀=傳時代所生的,故我天性好讀書。世稱︰甦老泉,二十七歲,發憤讀書。,甦老泉生于宋真宗祥符二年己酉,仁宗明道二年乙亥,滿二十七歲。甦東坡生于丙子年十二月十九日,甦子由生于己卯年二月二十二日,他弟兄二人,正是老泉發憤讀書時代所生的。甦老泉二十七歲,發憤讀書,生出兩位文豪;我父四十歲,發憤讀書,生出一位教主,豈非奇事?我父同甦老泉發憤讀書,俱是乙亥年,我生于己卯,與子由同,事也巧合。東坡才氣縱橫,文章豪邁,子由則人甚沉靜,為文談泊汪洋,好黃老之學,所注《老子解》,推古今杰作。大約老泉發憤讀書,初時奮發踔厲,後則入理漸深,漸歸沉靜,故東坡子由二人,稟賦不同。我生于我父發憤讀書之末年,故我性沉靜,喜讀老子,頗類子由。惜我生于農家,無名師指點,為學不得門徑,以是有愧子由耳。  我父病愈時,近鄰有一業,欲賣于我父,索價甚昂,我父欲買之而苦其價之高,故意說無錢買,彼此勾心斗角,鄰人聲言,欲控之官,說我們當買不買,甚至把我家出路挖了,我父只有由屋後繞道而行。卒之此業為我父所買,買時又生種種糾葛。我七弟生于辛己年正月廿五日,正是我父同鄰人勾心斗角時代生的,世本為人,精干機警,我家父母死,哥嫂死,喪事俱他一手所辦。嘗對我說道︰“我無事,坐起,就打瞌睡,有事辦,則精神百倍,這幾年,好在家中死幾個人,有事辦,不然這日子難得過。”此雖戲言,其性情已可概見,據此看來,古人所謂胎教,真是不錯,請科學家研究一下。  我自有知識以來,即見我父有暇即看書,不甚作工,惟偶爾扯甘蔗葉,或種葫豆時蓋灰,做這類工作而已。工人做工,他揣著葉芋竿,或火籠,夾著書,坐在田土旁,時而同工人談天,時而看書,所以我也養成這種習慣,手中朝日拿著一本書。每夜我父在堂屋內,同家人聚談,我嘗把神龕上的清油燈取下來,放在桌上看書,或倚神龕而看。我父也不問我看何書,也不喊我看,惟呼我為“迂夫子”而已。我之喜看書,不是想求上進,也不是想讀書明理,只覺得手中有書,心中才舒服,成為一種嗜好。我看書是不擇書的,無論聖經賢傳,或是鄙俗不堪的唱書小說,我都一例視之,拿在手中看。我有此嗜書之天性,假令有明師益友,指示門徑,而家中又藏有書籍,我之成就,豈如今日?言念及此,惟浩嘆而已。  我父每晨,必巡行田壟一次,嘗說︰“田塍,土旁,某處有一缺口,有一小石,我都清清楚楚的。”又說︰“我睡在家中,工人山上做工情形,我都知道。”我出外歸來,嘗問我︰“工人做至何處?”我實未留心看,依稀仿佛對之,他知我妄說也不斥責。  ……
编辑推荐

  李宗吾的著述涉及哲學、社會學、心理學、教育學,甚至暢談物理學、經濟學,凡百余萬言,在經歷40年代的轟動效應之後,逐漸在思想史上展露出深遠的影響力和沖擊波,開啟了對國民性反思的思辨之路。

评论、阅读与下载



李宗吾大全集下載



相关评论与评分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資源網 @ 2018